数字经济时代最大的生产资料和未来的基础就是数据资源

“2020北京国际金融安全论坛”在北京召开,中国政法大学法商研究中心互联网金融安全课题组长吴立峰表示,在防范金融科技风险的过程当中,首先要防范的是科技金融的风险。

对抗风险最佳的措施,就是从风险中获得高回报的投资和收益,从而对冲高风险中潜在的威胁,以此推动科技创新和经济、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吴立峰同时表示,金融科技的安全观是很重要的价值观,对于金融科技和金融安全的从业人员,应该注意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在金融创新的过程中,应始终牢记“平衡”二字,这是一个关键的字眼。

吴立峰进一步指出,安全的核心是数据,在数字经济时代,最大的生产资料和未来的基础就是数据资源。数据资源在科技金融和金融科技领域有不一样的差异性的应用。对于科技金融来讲,要防范重大的风险,更需累计行业的大数据。

演讲实录:

吴立峰:尊敬的各位嘉宾,各位领导,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能够代表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安全的课题组跟大家来做一个简要的汇报。

首先我向大家介绍一下,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安全课题组的情况。我们是从2016年开始的,在一个比较好的时机,金融科技创新比较重要的风口的时候,为了防范重大风险的发生,为了进一步完善我们国家互联网金融和金融科技的立法,我们在中国政法大学领导的支持之下,设立了互联网金融安全课题组。这个课题组经过五年来的研究,有一系列的成果,我们也发现了很多的问题,今天因为时间有限,我简单地从宏观的角度来向大家报告一下我们的研究成果。我报告的主题是“科技金融与金融科技的安全观”。

大家都知道,互联网金融曾经面临过一些挑战,也有过一些辉煌,也出现了一系列的风险和情况,当前新时代的背景之下,特别是数字经济发展日新月异,我们国家的新基建也在面临重大的机遇,我相信有很多很多的从业人员想进入现在的金融科技和金融安全的领域。但是,这个领域确实是有很多的风险,有制度不完善的风险,也有价值观存在的风险,为了应对这些风险,我们希望在从业人员,包括我们这些想要进入这个行业的人员中,要确定一个非常明确和清晰的安全观。有了这个安全观,虽说还不能够完全抵御风险,但是至少我们在推进工作的过程当中,能够给自己划定一条红线,以便于我们未来在创新的过程中,对自己的安全,对金融的安全,对国家的安全,对人民的财产安全都有一个责任的意识。

首先我来讲一讲科技金融的安全观。说到金融科技,首先要强调科技金融,因为金融科技的创新在于如何得到更多资源的支持,包括人工智能,在投顾行业的应用,大数据在风控的应用,实际上每一个前沿技术的应用,都需要有一些技术人才和资本的支持,科技金融能够为金融科技的创新提供支持。但是在科技金融的过程中,我们也知道,无论是风险投资,还是PE、上市公司PRE-IPO的投资当中都存在大量的风险,所以在防范金融科技风险的过程当中,我们首先要防范的是科技金融的风险。

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于科技金融风险观、安全观的认识,这个使用两个字总结,就是“对冲”。实际上对抗风险最佳的措施,就是从风险中获得高回报的投资和收益,去对冲我们在高风险当中潜在的威胁。以高收益去对冲高风险,这样的成果是推动科技创新,推动经济、行业的高质量发展,由于时间有限,我不展开说对冲如何进行风险的防范。

再来谈谈主题“金融科技”。金融科技的安全观也是很重要的价值观,对于金融科技和金融安全的从业人员,我们应该注意树立一个正确的价值观,从事金融创新的过程当中,始终要牢记“平衡”这两个字,这是一个关键的字眼。相当于我们在金融科技推动金融业的发展,金融安全的过程当中,要注重的不是去博取高额的收益和回报,也不是为了博取企业的巨大的市值的回报和投资人的回报,而是用金融科技去为金融安全提供好监管也好,还是守护资产的安全,这是金融科技从业人员的目标。这个目标的价值观简单来说,就是以金融科技创新推动稳定的金融收益,来平衡各个行业,包括国家在这方面的投入,包括人民群众,企业在金融消费领域的投入。这样的成果,就是我们要构建一个通过金融科技的创新,构建一个普惠的金融,推动产业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我们应该怎么做?其实对于金融科技和科技金融的应用,这里面关键的做法就是算法,算法决定着结果的导向是什么样的。首先讲一讲科技金融的安全应该怎么做。这个算法要确定的是在经营过程中、研发过程中、创新过程中用什么样的方法,达到什么样的目标?这个算法我们用八个字进行总结,“投百成一,投一回百”,这其实是风险投资的主要逻辑。我们可能有很多资本要投向创新的领域,科技的领域,科技金融的工具重点就是从诸多的高风险项目中,通过风控选择,尽可能遴选,有比较的,安全可靠的,稳定的项目,我们可能在100个项目当中也许只能投成1个项目,但是通过这1个项目的投资,要创造百倍的回报。在科技金融的从业过程中,我们一定要对科技金融广大投资者进行风险的认知,风险的提示,这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它未必能够带来稳定的收益,我们的目标就是要通过职业性、专业性的风控和选择,去为我们投资者创造回报,但是这个回报是不可预期的回报,一定要进行风险提示。

对于金融科技的安全,也是在于算法,尽可能金融科技推动,无论是在小额的贷款,还是保险,还是这些各个金融消费领域的应用,我们要注重的是“投一成一,投百成百”。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是追求高额的收益,也不是放大太大的杠杆,而是要用金融科技的手段,筑起安全的红线和底线,这样的过程当中,我可以打一个形象的比方,我们的科技金融投资,实质上就是在高危的危险区域,我们要进行安全的驾驶,对于投资者来说,选择赛道很重要,选择目前国家鼓励的,人民群众需要的这些领域来进行科技金融的布局,对于金融科技也是一样,相当于是在无人区,进行无人驾驶,我们的平台就非常重要。所以,科技金融未来重大的保障,就是我们有没有一个安全可靠的平台,这个平台能够确定,包括刚才领导和专家提到的,我们如何进行安全等级的划分,怎么防范金融科技创新中的重大风险。因为创新和监管永远都是一对博弈的产物,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的平台要发挥重大的作用,这个平台的建设也是未来重大的机遇。

安全的基础是什么?核心的还是数据,对于数字经济时代,最大的生产资料和我们未来的基础,就是数据的资源。数据资源在科技金融和金融科技领域都有不一样的差异性的应用。对于科技金融来讲,要防范重大的风险和注意安全,更多的是要累计行业的大数据。比如说我们投资到人工智能,无人驾驶,还是生物医药,我们更重要的是要去对这个行业的数据进行分析,再和这家项目和企业进行比对,进行比对以后我们对标,对标出来以后,形成一个数字孪生的结果,指导数字金融投资安全的可靠性。数据安全的基础,金融科技领域也是数据,这些数据刚才专家和领导提到了很多,我不赘述了。用户的数据,实际上是我们进行科技金融创新的时候,促进行业发展非常重要的基础。对于这个数据的基础,我们更多的是要通过大数据的手段,通过人工智能的手段,来准确地描绘我们的画像,包括产品的画像和用户的画像,来实现产品画像和用户画像的精准的匹配。构建金融科技,推动金融产业高质量发展安全的最重要的底座。

其实在现在国家的领域,目前为止通过我们的研究,对于很多金融科技的公司进行研究,包括现在几个头部企业,我们还没有发现一家伟大的金融科技公司,一家伟大的金融科技公私要能够更多的为我们的国家提供可靠的平台,为我们的社会和民众提供安全普惠的金融服务,足够能够来支撑我们实体行业的发展。这样的发展,我们希望在未来金融科技公司成长的过程当中,应该注重他的盈利模式,包括他的相关要素。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认为一家伟大的金融科技公司不在于他能够为自己的投资者,为自己的高净值用户,包括投资者提供多大市值的回报,而在于他如何能够利用好金融科技的创新,为金融机构,传统金融机构也好,还是未来新型的数字金融机构也好,提供好服务,这是关键点,而不是创造自己的价值。金融科技公司的本质就是通过科技的创新,为金融机构提供服务,这是金融科技公司的一个立足之点,如果突破了这个立足点,再伟大的公司,也会存在风险。

我们这个过程当中创造了很多巨大的财富,包括金融科技的公司,现在几个头部企业,动不动是千亿、万亿的市值和众多的利润,这些公司的利润,作为一家金融科技的服务公司,利润导向也很重要,如何创造合理的利润,而不是过高的杠杆和过高的利润,利润创造出来以后,应该怎样持续投入平台产品质量的提升,以及产品的完善,能够更多的,更大的为他的用户和金融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和更普惠的服务。这是无论他去募投,还是进行资金的滚动投入要重点发展的方向,而不是扩大他的业务规模。

我们这个时代的中国,我个人以为,与其说我们需要多么伟大的金融科技公司,还不如说我们真正需要的实质上是更伟大的科技金融公司,这个有点辩证的味道。实际上伟大的金融科技公司是我们现在这个国家最需要的,目前我们正在推动科技强国,也在推动关键的科技领域突破一批“卡脖子”技术,这个时候,金融行业最需要做的其实除了普惠金融以外,如何为这些科技创新提供更多的金融产品和服务,这个其实是比科技金融的使命更重要的事情。我们这个使命,主要是推动金融资源向科学技术投资汇聚,帮助科技企业通过资金和技术的服务融合,帮助科技企业提升质量发展,通过企业,社会经济力量最基础的单元,来提高我们国家的综合国力和科技实力,以便于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好的、更高科技的、更有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

这是对于目前比较有争议的两个价值观导向我们自己的分析,此前网上一直有很多的议论,目前的金融科技公司在推动的消费主义,这个消费主义就是倡导我们用更便捷的金融科技的手段,让我们的消费更为便捷,金融消费更为便捷,触手可及的是一些,相当于更可靠的,更简短的,获得更好的贷款,小贷的支持,这样的过程中,会间接地推动消费主义,间接地造成了过度消费。这个过程中,实质上是在供给侧改革最大的风险,我们与其关注消费主义,用金融科技的手段去推动消费主义的滋生,还不如用金融科技的手段去推动生产主义未来的繁衍。这种繁衍,我们要推动生产主义和消费主义,其实这是两个循环,现在我们国家“十四五”规划中重点指出的,就是国内的大循环和国内、国际的双循环,实质上在市场消费和产品供给端也存在着循环,这两个循环是通过金融科技来保障消费主义,以及通过科技金融来推动和促生生产主义,使得我们的生产力同步提升,消费能力也同步提升,这样才能真正对我们的经济发展、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起到真正通过金融来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

相信刚才我们描绘到的这个画卷,用金融科技和科技金融两把利刃共同来推动我们国家的创新发展,保障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这些其实都是我们在座各位金融科技从业者,可能今天主要还是金融科技这个行业的,像我这种科技金融行业的从业者,也是我们共同的使命和努力的方向。我们要通过更为卓越的科技金融的服务,以及更为安全可靠的金融科技的创新,一起来实现国家宏伟蓝图,和我们的企业,我们个人事业的发展。

我除了在中国政法大学担任互联网金融安全课题组的组长之外,本人的工作还在中关村开放基金管理中心从事着、推动着科技金融事业的发展,希望跟大家一起来见证我们通过科技金融和金融科技两把利刃,更多地推动科技强国战略以及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早日实现。感谢大家的聆听,祝大家一切顺利,心想事成。

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新化月报网报料热线:886 [email protected]

相关文章

你可能会喜欢

推荐阅读